<track id="w18ph"><div id="w18ph"><em id="w18ph"></em></div></track>

      1. <progress id="w18ph"></progress>
        <tbody id="w18ph"><nobr id="w18ph"><optgroup id="w18ph"></optgroup></nobr></tbody>
        首頁>檢索頁>當前

        長三角中外合作辦學質量提升研究

        發布時間:2022-08-15 作者:季晴 印凱 來源: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神州學人》

        [摘要]當前,中外合作辦學已進入提質增效、服務大局、增強能力的階段。長三角作為我國對外開放新高地,其高等教育區域一體化經歷了四個發展階段,為該地區中外合作辦學的發展營造了良好環境。長三角地區中外合作辦學區域一體化的發展同樣離不開不同時期國家層面的政策支持。為充分發揮長三角示范輻射作用,本文從健全區域合作體制機制;聚焦數字化、信息化,創新“互聯網+教育”模式;加大引才聚才,建立區域內人才智庫;加快質量保障體系建設,推動建立質量保障區域性和全球性網絡等四個方面提出該區域中外合作辦學質量提升的途徑。

        [關鍵詞]長三角區域高等教育一體化;中外合作辦學;質量提升

        2019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實施方案(2018-2022年)》,明確提出融合發展、共建共享的發展理念和推進教育現代化區域創新試驗的重要任務。2020年,《教育部等八部門關于加快和擴大新時代教育對外開放的意見》印發,提出要加大中外合作辦學改革力度,打造教育對外開放新高地,支持長三角率先開放、先行先試。202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要開展高水平中外合作辦學,構建“雙循環”發展格局,培養更多高素質國際化人才。長三角是我國經濟發展最活躍、開放程度最高、創新能力最強的區域之一,結合長三角區域高等教育一體化的視角研究中外合作辦學質量提升,對促進教育現代化發展、培育高素質國際化人才具有重要意義。

        一、長三角區域高等教育一體化發展進程

        長三角區域高等教育一體化發展可追溯至20世紀90年代,伴隨著經濟一體化進程的開啟和教育體制改革的深入,逐步掌握部分辦學自主權的長三角區域內高校開始主動順應區域經濟發展,嘗試跨行政區域教育市場的創建。[1]縱觀長三角區域高等教育一體化發展歷程,在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的帶動下,經歷了以下四個發展階段:

        1. 萌芽階段(1992-2002)

        1992年,黨的十四大正式提出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長三角15個城市聯合召開長三角城市經濟協作辦(委)主任聯席會議,建立政府協商機制,正式開啟了長三角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進程。[2]由于高等教育與經濟發展存在高度耦合關系,這一時期區域教育一體化政策文件雖尚未形成,但受區域經濟一體化的影響,區域高等教育資源開始跨界流動。辦學主體不再受區域的限制,多校區辦學和異地辦學的現象出現。

        2.全面推進階段(2003-2013)

        自2003年起,長三角兩省一市教育行政部門就三地教育合作達成共識,并簽署《長江三角洲人才開發一體化共同宣言》和《長三角高校畢業生就業工作合作組織合作協議書》等政策文件,推動區域人才開發開展交流與合作。隨后滬、蘇、浙三地簽訂《關于加強滬蘇浙教育合作的意見》,標志著長三角教育合作正式啟動。[3]2012年,安徽加盟長三角教育協作體,三省一市的區域教育一體化新格局形成。這一時期,長三角區域高等教育的管理者與實踐者在平臺建設、資源共享、學分互認、交換生計劃、建立聯動機制等方面進行了廣泛深入的探索和實踐。如2006年,浙江大學、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東南大學、浙江工業大學和浙江理工大學啟動“長三角六高校交換生計劃”。

        3.快速發展階段(2014-2018)

        2014年,教育部印發《關于進一步推進長江三角洲地區教育改革與合作發展的指導意見》,指出要提升區域教育的整體水平,努力構建具有區域特點、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區域教育體系。[4]文件對區域高等教育管理體制改革、辦學體制改革、人才培養模式改革、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等提出明確指導意見,并就區域高校交流合作、區域教育協作發展平臺、區域內優質教育資源共享、區域性師資隊伍建設提出建設性意見。這一時期,高校合作聯盟、交換生計劃、學分互認、名師資源共享、師資培訓等多個合作項目得以開展且不斷深入。

        4.高質量一體化階段(2019年以來)

        2019年,《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實施方案(2018-2022年)》和《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相繼印發,明確提出要構建長三角教育協作發展新格局,指出要推動大學、大院、大所全面合作、協同創新,聯手打造具有國際影響的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鼓勵滬、蘇、浙一流大學、科研院所到安徽設立分支機構。推動高校聯合發展,加強與國際知名高校合作辦學,打造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學院、昆山杜克大學等一批國際合作教育樣板區。[5]這一時期,高等教育區域聯盟協作和共建共享行動范圍進一步擴大,開始謀求區域高等教育更深層次的融合與互動。

        經過20多年的探索與嘗試,長三角高等教育區域發展層級由協商聯合、協同聯動、協作聯盟到融合“聯姻”,[2]形成了互利共進、合作共贏的區域化發展態勢。


        p47.jpg

        昆山杜克大學第二校園國際化學習項目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本科生(本刊資料圖)

        二、中外合作辦學區域一體化發展及政策軌跡

        中外合作辦學是中國教育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外合作辦學的發展與改革開放進程息息相關。20世紀80年代以來,為適應不同時期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及教育改革與發展的需要,國家和地方出臺了相應的中外合作辦學政策,引導和推動中外合作辦學有序發展。伴隨著區域教育一體化發展,在合作辦學領域,國家層面對中外合作辦學高質量發展的區域導向性也日趨明顯。

        在改革開放初期,人們對中外合作辦學的認識基本停留在招商引資上,常被稱為“合資辦學”。[6]合作辦學多集中在高校層面,如復旦大學合作舉辦中美法學培訓班,天津財經學院(現天津財經大學)與美國俄克拉荷馬城市大學合作舉辦工商管理碩士(MBA)班等。截至1994年底,我國共批準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70余個(以機構為主)。[7]

        1995年,國家教委印發《中外合作辦學暫行規定》,文件明確了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及教育行政部門對中外合作辦學部分審批權限。2001年,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后,中外合作辦學呈現加速發展的勢頭,沿海地區申報數量大幅增加。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02年底,全國共有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712個,覆蓋28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從地域分布看,中外合作辦學相對集中在經濟、文化較發達的東部沿海省份及大中城市。滬、蘇、浙兩省一市辦學機構和項目數位居全國前10。


        p48-表.jpg

        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數量(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分布情況,截至2022年5月)。數據來源:中外合作辦學監管工作信息平臺教育部審批和復核的機構和項目名單,不包括已停止招生的機構及項目

        200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外合作辦學條例》(簡稱《條例》)由國務院頒布,成為我國中外合作辦學史上第一部法規,是中外合作辦學政策逐步完善的重要標志。2004年,教育部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外合作辦學條例實施辦法》,提出具體的政策規范,對《條例》進一步說明?!稐l例》頒布與實施后,教育部依法批準了3所具有法人資格、實施本科以上高等學歷教育的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其中2所均分布在長三角,即寧波諾丁漢大學(由浙江萬里學院與英國諾丁漢大學合作舉辦)、西交利物浦大學(由西安交通大學與英國利物浦大學合作舉辦)。2006年,《教育部關于當前中外合作辦學若干問題的意見》出臺,明確四個“三分之一”原則,首次在文件中對各地教育行政部門提出更高的要求:加強本行政區域內中外合作辦學工作的統籌規劃、綜合協調和宏觀管理。[8]隨后,《教育部關于進一步規范中外合作辦學秩序的通知》《教育部辦公廳關于開展中外合作辦學評估工作的通知》相繼發布,就辦學過程中出現的問題提出政策,以保障和提升中外合作辦學質量。2007年底,831個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由教育部核準通過復核,其中機構126個、項目705個。[7]

        2013年,《教育部關于進一步加強高等學校中外合作辦學質量保障工作的意見》發布,明確質量保障建設的總體目標,提出加強省級教育行政部門對本地區中外合作辦學的統籌管理。引導中外合作辦學發展基礎較好的地區開展高水平、示范性的中外合作辦學。至此,在政策供給方面,質量與效益共同提升、推動形成高水平中外合作辦學示范區域已經成為政策制定者的關注重點。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教育大會上強調,要擴大教育開放,同世界一流資源開展高水平合作辦學。2019年,教育部在上海試行理工農醫類學科專業“雙一流”建設高校中外合作辦學項目備案制,在全國范圍內深化“放管服”改革,試行中外合作辦學項目備案制是改革行政許可方式的積極探索。

        截至2022年5月,全國經教育部批準設立或舉辦的本科及以上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1306個,覆蓋30個省、自治區、直轄市。

        如表所示,全國有近四分之一的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落戶長三角地區。長三角中外合作辦學的跨越式發展離不開高等教育的規?;l展、內涵式提升和集群式布局。作為中外合作辦學區域大戶,長三角要加快融入和服務新發展格局,助力暢通國內大循環,打造開放的國內國際雙循環,發揮好示范輻射作用。

        三、長三角中外合作辦學質量提升存在的瓶頸問題

        1.區域內體制機制建設不夠健全

        自2005年長三角高校合作聯盟成立以來,長三角各級各類教育聯盟機制相繼建立,成為推動高等教育聯動發展的新模式。在中外合作辦學領域,2014年中外合作大學聯盟成立,由9所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中外合作大學組成,該聯盟每年舉辦“中外合作大學校長論壇”。2016年,江蘇省高等教育學會涉外辦學研究委員會成立,為成員單位提供政策咨詢和共商發展的平臺。區域聯盟機制在一定程度上激發了高校的集群和協同效應。然而,長三角高校分布三省一市,隸屬關系不同,區域行政壁壘未被打破,合作過程中存在不少挑戰。第一,條塊管理與分級管理體制阻礙了大學聯盟的深度合作;第二,資源的稀缺性和排他性決定了聯盟高校間存在競爭;第三,多數聯盟只涉及高校間合作,沒有充分吸收政府、行業企業、科研院所等主體,使得合作對象、合作層次與合作內容單一;第四,聯盟內部還未建立完善的組織和管理機制,大部分聯盟缺乏有效制度支撐。

        2.優質教育資源引入范圍和流動性有待提升

        中外合作辦學需要引進國外的優質教育資源,并加以吸收、消化、融合和創新,更好地為我所用。優質教育資源可以是國外高水平知名院校的教育理念、人才培養模式等,可以是國外有特色并成體系的學科和專業資源,也可以是新興或國內急需、薄弱和空白學科領域的技術。目前,長三角優質教育資源引入與發展方面同樣存在一些有待進一步完善的問題。第一,從中外合作辦學涉外監管工作信息平臺上的數據來看,中外合作辦學學科專業主要集中在工學、理學、管理學等領域,文學、哲學、藝術學、教育學、法學等專業占比不足20%。第二,從滿足四個“三分之一”條件來看,中外合作辦學尤其是中外合作辦學項目外方課程引進還有比較大的提升空間。目前中外合作辦學項目課程主要由中方開設,中外方共同開發的課程占比不高。第三,中外合作辦學主要集中于引入外方優質的學科專業、教材、培養模式等“單方面的輸入”,而在科研和產學研合作領域中外“雙方面的輸出”成果較少。第四,從三省一市中外合作辦學發展情況來看,滬、蘇、浙相較于皖有明顯區位優勢,優質資源區域共建共享、互通流動不足。

        3.高水平師資力量不足影響中外合作辦學內涵建設

        師資隊伍建設是中外合作辦學內涵建設的重要內容,是提升學校辦學水平、增強辦學實力的重要保證。綜合當前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的師資隊伍建設情況,個別機構和項目主要存在的問題有:第一,中外合作辦學外籍教師多為外方選派,少數是通過院校公開招聘。這些教師的普遍特征為短期來華授課,偶爾也出現過“飛行教學”的情況。第二,有的項目外方派遣來華授課的教師并非外方合作院校教師,而是來自社會臨時招聘。第三,除上海紐約大學、西交利物浦大學、昆山杜克大學、溫州肯恩大學等中外合作辦學大學外,部分中外合作辦學院校中方師資隊伍結構中具有博士學位和正高級職稱的教師占比不高。第四,對中外合作辦學中方教師和外籍教師尚未形成一套從聘用、管理到考核、評價的規范化標準和體系。

        4.質量保障體系建設尚待完善

        質量評估與質量認證是建設中外合作辦學質量保障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自2009年《教育部辦公廳關于開展中外合作辦學評估工作的通知》發布以來,國內中外合作辦學評估主要由教育部國際合作與交流司統一組織,教育部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發展中心具體實施,通過單位自評、網上公示及綜合評議開展評估。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作為第三方組織開展跨境教育質量保障與認證,以及高水平中外合作辦學質量認證。在質量保障體系建設方面,國內雖做了大量的積極探索與實踐,但仍面臨不少挑戰。第一,在質量認證方面,大多數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依賴于外方院校所在國專業組織的質量認證或外方院校的質量評審,如英國QAA評估、德國ACQUIN專業認證、歐洲EQUIS認證等,而忽視了自身認證評估機制的建設。第二,中方院校除了參與教育部及外方合作院校開展的常規評估工作外,還未形成一套對外方合作院校反向評估的體制機制,對于外方合作院校的質量把關不足。第三,境內第三方評估認證機構起步較晚,區域性中外合作辦學認證機構還未形成規模,社會公眾等其他平臺評價和監督尚待完善,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參與認證積極性較低。


        p50.jpg

        寧波諾丁漢大學教學日常(本刊資料圖)

        四、長三角中外合作辦學協同高質量發展路徑

        1.健全區域合作體制機制

        《教育部等八部門關于加快和擴大新時代教育對外開放的意見》明確提出加大中外合作辦學改革力度,破除體制機制障礙。第一,加強政府層面的引導與支持。鼓勵支持高校加強與世界一流大學和學術機構的合作,深化“放管服”,授予“雙一流”建設高校一定外事審批權。省級教育主管部門要積極參與區域聯盟活動,提供宏觀戰略性指導,并支持聯盟高校簽署一體化發展教育合作協議,為中外合作辦學提供政策支持。第二,強化校企合作與內外支持。推動大學聯盟持續發展,需要激活各利益主體的積極性。地方政府部門、高校、企業、社會團體和師生、校友等個體,都是落實一體化發展的參與主體,要充分激活其熱情,形成合力。第三,加強區域聯盟內部建設,豐富信息溝通渠道。除了定期的工作會議機制外,聯盟要加強組織和規章制度建設,為其可持續發展提供制度框架和行動遵循。多渠道加強區域聯盟成員間的溝通,增強認同與互信互賴,以更好實現共建共享,促進互利共贏。

        2.聚焦數字化、信息化,創新“互聯網+教育”模式

        《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指出加快教育信息化進程,促進教育內容、教學手段和方法現代化。2022年,全國教育工作會議提出實施國家教育數字化戰略行動。面對“兩個大局”和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的影響,長三角中外合作辦學區域發展應牢牢把握第四次工業革命帶來的新契機,利用好互聯網、云平臺、智慧校園等,推動建立教育大數據倉,促進教育數據的貫通共享。一是積極探索數字化教學平臺建設,推進各學科優質資源共建共享。打造在線教育資源共享平臺,促進理、工、文、哲、法、史、教等各學科領域優質資源的引入與流動。二是利用“江蘇-英國高水平大學聯盟”等中外校群合作平臺,加強聯盟內高校在科研領域的合作,通過舉辦線上學術研討會、學科論壇等方式加強中外學者智庫間的交流與合作,以反哺中外合作辦學教學與課程開發。三是建立完善網絡通識教育課程體系,推動學生學分互認。三省一市高水平中外合作辦學大學應發揮示范引領作用,率先建立通識教育網絡平臺,將國外的通識教育與國內黨建優質課程有機融合,開發具有本土特色的通識教育課程,以滿足區域內學生自由學習、充分發展的需要。四是加快建立高校圖書館聯盟平臺,推進國內外優質電子圖書資源共享,使滬、蘇、浙、皖的學生均可以接觸到新興學科、“卡脖子”技術領域的前沿知識。

        3.加大引才聚才,建立區域內人才智庫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人才工作會議上發表重要講話時指出,加大人才對外開放力度。要結合新形勢加強人才國際交流,堅持全球視野、世界一流水平,千方百計引進那些能為我們所用的頂尖人才,使更多全球智慧資源、創新要素為我所用。師資力量是高校教育資源的重中之重,長三角中外合作辦學質量提升離不開該區域師資力量的共享與優化組合。第一,要加強組織區域內本土和外籍教師專業培訓,建立規范的區域性中外籍教師聘任與考核體系。拓展渠道培育中外合作辦學高校優秀教育名師,以優促優。第二,打造海外高水平人才共聘機制,建立外籍教師綜合數據庫和管理平臺,打造人才智庫,推動高層次人才在區域內的流動與共享。營造國際一流的人才生態環境,切實延攬更多優秀學科團隊和人才。第三,建立區域內校企共培導師機制。深化推進產教融合,培養一支具有較強教學能力和科研水平的教師隊伍。打通校企聘任制度,鼓勵高校教研人員赴企業掛職,有效提升教師科研與管理能力。

        4.加快質量保障體系建設,推動建立質量保障區域性和全球性網絡

        《教育部關于進一步加強高等學校中外合作辦學質量保障工作的意見》明確提出,質量評估與認證體系日趨完善是中外合作辦學質量保障建設的重要目標之一。長三角作為教育對外開放新高地,在質量保障體系建設方面,應先行先試,發揮示范效應。第一,加大長三角第三方評估認證機構建設,除2004年成立的上海市教育評估協會外,在其他三?。ㄌK、浙、皖)布點成立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專業性社會團體組織,利用地理優勢,讓更多中方院校主動了解、學習和探索國內外認證體系。第二,通過中外合作辦學聯合管理委員會等渠道,制定并完善雙向評估機制,鼓勵中方高校定期對外方合作院校進行辦學評估,提升合作辦學機構及項目整體質量,促進合作院校交流與互鑒。第三,我地方評估與認證機構應“走出去”,積極參與國際和亞太區域教育質量保障網絡組織機構,及時了解跨境高等教育領域質量保障信息和最新動態,并借此平臺提升我國質量保障機構的國際話語權,更好地服務于我國跨境高等教育輸入和輸出的雙向質量保障。(作者季晴系江蘇省常熟理工學院國際合作與交流處科長;印凱系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出國留學服務分會秘書長,中國教育國際交流研修學院常務副院長。本文系江蘇省高等教育學會涉外辦學研究委員會2021年立項課題[SW21C008]成果)

        參考文獻:

        [1]閔韡.以省域促區域:長三角高等教育一體化的目標與路徑[J].中國高教研究,2020(12):48-53.

        [2]吳穎,崔玉平.長三角區域高等教育一體化的演進歷程與動力機制[J].高等教育研究, 2020(41):25-36.

        [3]崔玉平,陳克江.區域一體化進程中高等教育行政區劃改革與重構——基于長三角高等教育協作現狀的分析[J].現代大學教育,2013(4):63-69.

        [4]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 教育部關于進一步推進長江三角洲地區教育改革與合作發展的指導意見[EB/OL],(2014-06-12).http://www.moe.gov.cn/srcsite/A03/moe_1892/moe_630/201406/t20140612_170722.html.

        [5]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EB/OL],(2019-12-01).http://www.gov.cn/zhengce/2019-12/01/content_5457442.htm.

        [6]林金輝.中外合作辦學的政策目標及其實現條件[EB/OL],(2018-11-18).https://cfcrs.xmu.edu.cn/2018/1118/c4035a357341/page.htm.

        [7]薛二勇.中外合作辦學改革和發展的政策分析[J].中國高教研究,2017(2):24-28.

        [8]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教育部關于當前中外合作辦學若干問題的意見[EB/OL],(2006-02-07).http://www.moe.gov.cn/s78/A20/s7068/201006/t20100610_89021.html.

        來源:《神州學人》(2022年第8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razmjoomusi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轻轻的挺进少妇体内

            <track id="w18ph"><div id="w18ph"><em id="w18ph"></em></div></track>

            1. <progress id="w18ph"></progress>
              <tbody id="w18ph"><nobr id="w18ph"><optgroup id="w18ph"></optgroup></nobr></tbody>